首页
Loading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热点新闻 > 正文

青少年离家出走的危害:被骗失身过早产子苦不堪言————17岁少女临产男友失踪 同居3年不知男友已育3子

编辑:成都嘉年华  人气:19  标签:

《编者按》:本文中的花季少女离家出走被骗失身过早产子,无家可归、苦不堪言。

青少年离家出走是一个沉重的话题,离家出走的孩子究竟会受到什么样的侵犯真是一言难尽!因此家长们一定要注意了:一旦孩子离家出走就必须立即找回,否则可能会给孩子和家庭带来难以弥补的痛苦。

成都嘉年华青少年心理辅导中心

官方微信公众号:cdjnh13348844633

2015.11.09

请看社会新闻:

17岁少女临产男友失踪 同居3年不知男友已育3子

小钟今年只有17岁,却已和一名男子交往了四五年,她只知道男子的姓名,不知道男子的家在哪里。

钟怀孕9个月的时候,男子就消失不见了,现在她带着新生的婴儿临时住在朋友家里。小钟说,她是没户口没身份证的“黑人”。

记者在宜春城区老农机公司附近见到一脸稚气、怀抱婴儿的钟小玲。她说:“我要找到他,要他给钱养我和小孩。”

男友竟是三个孩子的父亲

11月1日上午,江西百姓律师事务所何梦婷律师告诉记者,她接到一个自称钟小玲的咨询电话,说她与一男子交往了四五年,只知道男子的姓名,不知道男子的家在哪里。小钟怀孕9个月的时候,男子就消失不见了,现在她带着新生的婴儿临时住在朋友家里。

 “如果女孩的遭遇是真的,我们看能否给她提供一些法律帮助……”

 第二天,记者和何梦婷律师在宜春城区老农机公司附近见到了一脸稚气、怀抱婴儿的钟小玲。钟小玲说:那个男子叫易坪庵(化名),是下浦人。我想找到他,要他给钱养我和小孩。

 “下浦”是宜春城郊的一个街道,记者和何梦婷律师带着钟小玲来到下浦派出所,看看是否能够了解到易坪庵的相关信息。

 在下浦派出所,钟小玲拿出一张纸给值班民警。纸上写着“易坪庵”三个字,另外是一行身份证号码,“这是我趁他不注意悄悄抄下来的。”

 “按规定,公民的身份信息是不能泄露的,但你的情况特殊,我们可以查询一下,但不能打印。”下浦派出所值班民警在得知钟小玲的来意后说。

 经登录公安内网系统查询后,“易坪庵”的相关信息出现了。“就是他!”钟小玲一眼就认出了照片上的人。民警说:“易坪庵现年36岁,已婚,育有三个儿子。易坪庵是大塘社区人,前几年大塘社区就划归宜阳派出所管辖了。”

 钟小玲有点不敢相信民警的话,“原来他一直都在骗我。”

 大家来到宜阳派出所。值班民警邹松接待了我们。经请示,邹松查询了易坪庵的信息,结果与下浦派出所一致。

 邹松按钟小玲提供的手机号拨打易坪庵的手机,但对方已关机。

14岁与男友同居

 民警邹松询问了钟小玲的一些基本情况,并做了笔录。

 据钟小玲说,她现在还没有满18岁。她出生不久,就被父亲送给了一个在农机公司附近摆摊卖草药的人。之前,养父还收养了另外一个女孩。她6岁那年,养父过世了。摆摊做裁缝的养母拉扯她,并送她在“源仙台”读完了小学。小学毕业后,钟小玲就出来打零工。因为种种原因,钟小玲连户口、身份证都没有,至今还是“黑人”。

14岁那年,钟小玲姐姐的小孩满周岁,在周岁宴上,她与易坪庵认识了。因为自小缺乏家人关爱,他的甜言蜜语很快获得了她的好感。没有多久,钟小玲就跟易坪庵住在一起了。

 “他说会跟我结婚,说他特别喜欢女孩,想让我生个女儿。”钟小玲说,易坪庵从来没有带她去过他家,他们都是在外面租那种很破旧的房子住。平时就她一个人呆在屋子里。

临产前男友突然消失

 “我之前怀了两次孕,都流产了。”钟小玲说,一开始的时候,易坪庵对她还不错,会给她买衣服,也会给她一点零花钱。

 钟小玲后来才发现,易坪庵有老婆有孩子,但没办法离开他。一年之后,易坪庵变得对她很不好,有时还用大木棒打她。去年还向她借了5万元。当时她没有钱,还是养母拿自己的钱借给他的,“我逼他写了一张借条,借条我还保存起来了。”

 钟小玲说本来不想生这个小孩的,但经不起易坪庵的哄骗,就留住了胎儿。谁知胎儿到了9个月的时候,他就突然消失了,手机也关机了。

 钟小玲告诉记者:“快生产的时候,还是我最要好的女友送我到红十字医院生孩子,还借钱给我。我的养母本来对我交这个男友就不满,小孩生下来后,小孩又生病,养母还给了我一万多元……”

 钟小玲说养母老了,前些天离开宜春,回到她老家去了。她现在无家可归,身无分文,幸亏女友收留了她。

辖区民警介入调查

 “大塘社区比较复杂,这些年都在拆迁,居民流动性大,要找到易坪庵这个人有一定的难度。我先向社区干部了解一下这个人的情况。”邹松说钟小玲的情况非常特殊,以前从来没有碰到过。

 打完电话的邹松告诉钟小玲,大塘社区干部回复说确实有易坪庵这个人,以前搞过建筑,因为拆迁安置,分得好几套房子。但此人好赌,欠了很多债。因为躲赌债,已经有大半年没有见到他们夫妇了。

 “我会到大塘社区去调查了解易坪庵这个人和他的实际经济能力,争取和社区干部一块去做易坪庵的工作。”邹松告诉记者,他正好是负责大塘社区治安的民警,他会将钟小玲的情况向领导汇报,有什么情况会及时告知钟小玲。“当务之急就是要他拿出钱来,不能让小钟母女俩断了经济来源。何况易坪庵还借了小钟五万钱没有还。”

 何梦婷律师告诉钟小玲,她将为她提供法律援助、维护她的合法权利。

    本文网址:http://cdjnh.cn/redian/151.html
    编辑推荐
    • 没有资料
    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