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Loading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专家团队 > 教师手记 > 正文

特 殊 的 红 包

编辑:成都嘉年华  人气:6  标签:

  晓 波

一个红包放在我面前,这是刚结婚的阿力送给我的他的婚礼红包,我破例收下了它。

阿力,一个陌生却又熟悉的名字再次响起在我耳畔,思绪飘飞,时光倒流。

08年秋,落叶飘零,远离成都的喧嚣,我们来到这个宁静的居处------成都嘉年华,成为一名教导员。

初见阿力,他是训练营的营员,27岁,长我几岁。我暗自发呆,27岁,几至而立,木已成舟,米已成炊,何谈蜕变?

教导员的工作需要做到“三心”(爱心、耐心、责任心)、“五同”(同吃、同住、同训练、同劳动、同娱乐)、“四知”(知道营员在哪里、在做什么、在想什么、需要什么),朝夕相处中,我渐渐发现,尽管他的实际年龄已经27岁,但他内心却十分幼稚,就像十几岁的小孩子一样,在心理学上,这称为心理年龄与生理年龄不符,他属于心理年龄滞后的那一种。阿力的父亲开了家公司,做药品批发生意,他是长子,弟弟年幼,家的产业自然是要交到他手里,这在常人只有无法企及的羡慕;而在他,却变成了逃避。入营前,阿力的主要把行为便是逃避,面对家庭重担,他不是迎难而上,而是毫无责任心,选择逃避。据他自述,学校毕业后,他开始在父亲的公司了上班,但很快就无法承受压力了,迟到、早退,到最后索性旷工,不去上班了。拿了钱就往外跑,到处吃喝玩乐,完全不务正业。有时候甚至几个月都不回家,整天呆在网吧里上网。跟家人关系日渐恶劣,吵架已成为家常便饭,争吵到激烈时,还曾扬言要与父亲断绝父子关系,年迈的父亲被他伤透了心,愈显苍老。入营后阿力说他心里很后悔,几个月的时间里他越来越深刻的认识到亲情的可贵,他越来越憎恨以前的自己,他很想对父亲说声“对不起”,却一直不敢开口。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神情非常暗淡,眼眶也红了,我知道他在强力忍住悔恨的泪水,因为男人有泪不轻弹。我安慰他说,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。犯错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死不悔改、一错再错,每个人都不免会有年少亲狂的时候,所以犯错再所难免,只要我们能及时醒悟,能及时改过,那么我们曾经不经意间所伤害的那些人,他们一定会原谅我们的,因为他们是我们的至亲至爱,无论在什么情况下,他们之于我们都将不离不弃。而于我们自己,则应该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,努力改变自己,并且在将来做得更好,以弥补那些因我们曾经犯下的错误所造成的伤害,他若有所悟的点点头,眼睛里充满了希望。

机会很快来了,09年元旦节,我们组织了一个“亲子见面会”,他的父亲在我们的邀请之列。在互相见面的那一切,几个月的感情积压在那一刻犹如黄河之水决堤,一发不可收拾,悔恨和感动的泪水在脸上交织着,犹如下雨。亲自见面活动的过程我在此不作赘述,之后他很高兴的告诉我,父子两已尽释前嫌,父亲已经原谅他,不过为了巩固他,还要多带呆些日子。

那之后阿力对生活、对未来充满了希望,愈加明白一个男人所应肩负起的责任,他从一个营员做到助教,出营后甚至还回来做过一段时间的教导员,嘉年华的一草一木见证了他的成长历程。

阿力离开嘉年华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,近日阿力结婚了,他给我们送来了红包。在这万物凋零的日子突然看到这一团火红,心中温暖之余不由得感慨万千,做教导员的日子其实很苦,但若能改变这些迷途的人们,挽救这些破碎的家庭,再苦再难我们也能坚持下去。

看着这个特殊的红包,我想我们应该一起祝福那些曾经和阿力有相同遭遇的孩子们吧,愿他们早日迷途知返,重回正道!重新拾起久违的亲情!重新给父母和自己一个温暖的家!

    本文网址:http://cdjnh.cn/jiaoshi/228.html
    编辑推荐
    • 没有资料
    相关阅读